阿冉。

xxj文笔
望喜.

【Awaken-F×你】关于表白 靖佩瑶篇

/如题
/拖了很久的瑶哥篇
/xxj文笔
/严重OOC

你同桌靖佩瑶是个特别佛系的人。半个学期里你们俩说了总共不到10句话。直到那次艺术节,他自弹自唱了一首《安和桥》。你从小就崇拜可以抱着吉他弹唱的男生,再加上你同桌是个低音炮,你瞬间晋升为靖佩瑶的小迷妹。经过几次艰难地尬聊,你终于跟他混熟了——至少你这么觉得——你和他以兄弟相称。

十六七岁本来就是极易春心萌动的年龄。你本以为自己会避开这迷一般的定律,却没想到自己也落入“凡尘”——你可能喜欢上靖佩瑶了。

你自认为把这份心思藏得很好,没几个人察觉,直至高三毕业那天,压抑了一整年的情绪全部爆发出来,你们全班去聚餐。不知是谁提议要玩儿真心话大冒险。你不知是不是得罪了老天野,酒瓶十次有八次能转到你。等把零零星星、无关痛痒的问题问完后,终于有人问出了那个令人大呼刺激的问题:

“你喜欢的人是谁?”

靖佩瑶问的。

他认真地盯着你,澄澈的眸子透出一点点期待与紧张。你却由于被吓到,忽略了他眼中的情绪。

借着酒胆,你没有任何由于,定定地盯着他:

“你。”

你话音刚落,众人的起哄声此起彼伏地响起。你的脸倏而红了起来。于是,你再一次错过了靖佩瑶眼中闪过的惊喜,径直离开包厢。

你怕。

你怕被他拒绝,也怕自己、更怕他难堪。

靖佩瑶见你离开,立马追了出去,在你踏出酒店大门前的那一刻攥住你的手:

“傻姑娘,我也是。”

“我也,喜欢你啊。”

……

后来,你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,报考了同一个专业,分到了同一个班。

大学开学的那天。你早早地到教室,看见坐在窗边的靖佩瑶,柔和的阳光透过树荫和窗户洒在他身上。你又回想起高一刚入学时,与这高度相似的场景。你踱步到他座位旁,坐到了他身旁:

“同桌你好,余生请多指教。”






“听闻先生治家有方,小女子余生愿闻其详。”

【Awaken-F×你】关于表白 秦奋篇

/如题
/xxj文笔
/严重ooc
/考前作妖

你觉得秦奋简直就是个奶糖精。

作为一个比你大半岁的竹马,他没有半点当哥哥的自觉,从小就爱粘着你各种撒娇。当然,让你最觉可笑无语的还是他一个180cm的大男孩居然喜欢吃奶糖。

那天下午,你刚上完选修课,一踏出教室就看到一群女生围着正靠墙等你的秦奋。你见他这么受欢迎,心里有些吃味。但多年青梅竹马的情谊并没有让你意识到这种有些奇异的情绪。

他看到了你,艰难地挤出人群,自然地接过你肩上的包,大手裹着你的小手,向教学楼外走去。

“这是想让我成全校女生公敌啊……”你喃喃自语,旁边的秦大田瞄了你一眼,若有所思。

良久,他开口:

“那个……什么样的表白……你们女生一定会接受啊……”
他挠挠头,小心翼翼地问,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……”你愣住了。你没有想过他那么快就有了喜欢的人。你心里酸溜溜的,“大概,大多数女生都喜欢比较浪漫的?”可我不愿做那个大多数。

“那你呢?”

你没有料到他会这么问,但还是耐着性子答道:

“我……会喜欢比较真诚一点的吧……就,重在心意。”

秦奋微微蹙眉:

“心意……”

你突然感觉心里没来由的堵得慌,于是向他要过包,匆匆赶回宿舍。
晚上,你失眠了。你迫切地希望知道他喜欢的人到底是谁。你猛然发觉,你好像,喜欢上秦奋了。

第二天上午,你和秦奋都没课。他破天荒地没来找你。他可能去表白了吧。你想。

正当你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时,一条信息突然弹出:

   你下一趟楼。——秦奋

你正觉疑惑:他不应该趁着这个时候表白去了吗?来不及多加思索,你赶紧换了身衣服,快步下楼。

你刚出宿舍楼门,就发现秦奋抱着一捧……奶糖花(?)*站在楼前,周围远远地围着一圈他的迷妹。说来也让人佩服,秦奋刚入学就成了A大的风云人物——唇红齿白,剑眉星眸,待人又彬彬有礼,一下子俘获了一大帮迷妹。

出走的思绪被拽回来,你看着面前眉眼弯弯的少年,一时鼻子有些发酸。




“我喜欢你。”你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


“很早以前就开始了。”你捂住嘴,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



“你说,表白重在心意。所以,我把我最喜欢的奶糖送给你。”




“做我女朋友吧。”




你看着那个笑容明媚的大男孩儿,眼泪溃不成军,瞬间决堤。


“嗯。”

那天,A大所有女生,哦,除了你,集体失恋。




“从前车马很远,书信很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”
“当然,现在我也只想爱你一个人。”

【Awaken-F×你】 关于表白 韩沐伯篇

/如题
/第一篇正经文章献给我的hls
/xxj文笔
/严重ooc警告

喧闹的酒吧,你一个人坐在吧台前,大口大口地灌着酒。
忽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搭在了你准备拿起酒杯的手上。你抬眸一看,哦,韩沐伯……等等?!韩沐伯?!
你一下子清醒过来。看着他紧蹙的眉峰,你有点心虚:明知他最讨厌这种声色场所,你还是赌气来了酒吧。
“跟我走。”
韩沐伯见你不理他,一把攥住你的手,拍到柜台上几张红色的毛爷爷:
“不用找了。”
语罢,他拽着你快步走出酒吧。

初夏的夜里,微凉的晚风轻抚过你的面颊。身旁的人微侧过头,无意中瞄到你微红的脸,杏眸轻眯,再加上为了融入酒吧环境穿的露脐短款上衣和热裤,让韩沐伯这个纯情少男不禁红了脸,又有些恼怒——穿成这样也敢出门?!!他脱下外套,披到你的肩上,脸色不大好看。
“韩……韩沐伯!你个大猪蹄子!”你朝他大吼了一句——当然是借着酒劲儿——要搁平常早一个爆栗敲脑袋上了。
其实韩沐伯也没干什么。只不过你中午看到他和一个学姐“搂搂抱抱”,心里有些不大是滋味。虽然你知道自己没资格吃他的醋——又不是他女朋友,顶多算个女性朋友。
反观韩沐伯,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自己干了些啥。难道……是今天和表姐抱了一下被小姑娘给看见了……?
他无奈地笑了笑,向你解释说中午那个是她表姐,作为交换生刚从国外回来。
“嘁……诶等等?你怎么知道我要说的是件事?!”你心里慰藉许多。但你猛然发觉到问题:他怎么知道你想问这件事?
韩沐伯看着你一脸懵逼,不由得觉得好笑。
“呵,知道你是吃醋了。”他轻笑出声,眉眼弯弯,好一幅翩翩公子的模样。
你的脸瞬间爆红,要烧着一般。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这么快就被他识破。你支支吾吾地反驳:
“我……我才没有……”
韩沐伯看着你这一副羞人答答的样子,也不再打趣你。他把你拉到旁边的一个公园里,昏黄的路灯将他的五官照得更加深邃,却又朦朦胧胧,让你有些看不真切。

“咳咳,从现在开始,我的每一句话你都要听清了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想做那个和你一起携手度过余生的人。”

“你可以,做我女朋友吗。”




第二天,J大几乎所有女生都陷入了失恋的痛苦——号称高岭之花的校草韩沐伯有主了。



“想和你一起白头到老。”

出道快乐♡
三里清风三里路,以后每一日都是新开始♡
少年们加油♡

当初不论是看小说还是看网剧都被这两段话戳的不要不要的。
字烂  就凑活凑活看吧。

易烊千玺真是太他妈争气了啊啊啊!
我们家小孩儿怎么可以这么棒✨